首页 > 饮食资讯 > 吃的小吃名

吃的小吃名

2019-01-29 08:46:41  次阅读

有哪些名气很大却很难吃的地方小吃?

厦门沙茶面:

广东鸡仔饼:网友评论:有酒和满满一块猪油的味道,味道很怪,有一种油放过期了的感觉。

哈尔滨大列巴:太干,太硬!

洛阳浆面条:这品相实在不好

天津狗不理包子:传得神乎其神,真的没有那么好吃!

宁波臭冬瓜:非常难以接受

浙江金华名菜:烂松菜滚豆腐,就是热的臭豆腐汤的味道,非常难以接受!

有没有一直吃不腻的小吃?

谢邀!寒冷的冬天.清晨的小城,天空没有了春夏秋的湛蓝,总是笼罩在淡淡的薄雾之中!此时,要是能用一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汤开启新的一天,无疑是冬日里最幸福的事情!

羊肉面馆小城有不少,而我却独爱我楼下的一家.从我入住这个小区始,这家面馆就开张了.这十多年来,小两口勤勤恳恳,用内蒙古订制的优质羊肉为原料,硬是将一个市口不算好的两间小铺面做到了今天的每天门庭若市。

每天早上七点半左右,店里就己坐满了吃货.小店的空气中弥漫着香味,令人垂涎欲滴!一碗羊肉汤铺上香菜,喝上一口,满嘴都是绵密的鲜味!完全没有羊肉的膻味,再配上一碗炸酱面或者馒头.暖!从口腔一直流入心尖!

此刻,顿觉冬天一点都不冷.温暖很容易,幸福很简单!

这就是我多年都没吃腻的冬日小吃。

你最常吃、最喜欢吃的街头小吃是什么?

粿条汤、麵汤;灌粿条、灌麵,吾此生最爱!

八十年代后期至九十年代中期,每天出门讨生活,中午,经常来一碗灌麵,一碗粿条汤,或倒过来,一碗这,一碗那。从起初的汤二毛,灌三毛,到后来的汤、灌皆一碗五毛。

两碗五毛钱的时候,我每天可挣10~20元,我填饱解馋毕,剩下的钱,足够养家,略节余,投资养猪养三鸟。年底,嫁猪卖禽,现钱千来块,妻笑子女乐。春节的热闹到来,合家的安泰祥顺,让我满意得对天地神明多叩了几个响头。

我最爱的之上的汤、灌,已经在我的强戒下渐行渐远。戒的原因,不是因为越来越贵,贵至每碗五至十元,而是因为甲醛的出现。

米浆做成的粿条,夏天极易变质,通常情况下,酷热天在不冷藏时,半天即变酸。但如今的粿条,可随便放一整天,好好的。夏天,清淡粿条汤本为至佳饮食,我却无可奈何地强戒了,就连买粿条自己煮,也尽量避免。只在冬天,偶尔买来一点,辅以板筋肉,沙茶酱、芝麻花生酱、芹菜、葱花,模仿饮食店师傅手艺,弄一大碗灌粿条,二三两米酒,抚慰失落许久的美食欲念。

谢谢邀请。

南京必吃的小吃是什么?

必吃的小吃并没有什么官方认定的答案,一下推荐仅代表个人观点。

南京人喜欢赤豆元宵、糖芋苗,老少皆宜的那种喜欢,不管是路边摊还是连锁店,它们经常出现也通常发挥很稳定,总是很好吃。南京人喜欢锅贴、生煎,上海风味的甜口生煎和清真的咸口锅贴,口味区分明显,但都被南京人热爱着。南京人喜欢吃面,皮肚面、小排面、雪菜肉丝面……面条稍稍呛口,汤头浓郁,浇头自选,深得人心。南京人喜欢吃蒸饭,更容易理解的叫法是秶饭团,爱吃甜就加白糖芝麻糖,爱吃咸就加咸菜油条,白米黑米都分量足得让人很有安全感。南京人喜欢吃糕点,酥烧饼、拉条糕、梅花糕等等,各式各样的糕点精致诱人,即使味道上没有太大差异,但足够让你光看着就有好心情。南京人必吃烤红薯、烤梨、烤玉米,秋冬时节,路边推着推车的小商贩温暖了一批又一批冷风中的路人。南京的小吃太多,倾我之力许也无法尽数,但也因此,每个人都会找到自己心中的必吃美味。

大家最经常吃的小吃是什么?

作为一名吃货,最不能拒绝的小吃当然是锅魁(饼里夹凉粉)这是南充的特色小吃之一,现在在外面读大学很难才能吃到了,很怀恋这种味道,饼的酥脆和川北凉粉的爽辣利口融为一体实在巴适,天天吃都吃不腻。

还有其它像烧烤,

凉粉,

米粉,

都是我最爱的,经常吃的。不得不夸句南充有美食不迷路哈。

在绵阳喜欢吃梅干菜扣肉饼,又香又脆,我比较喜欢在饼上抹点番茄酱,哇……美味。

鸡蛋灌饼,

卷粉,在市里吃过几次

炸土豆(狼牙土豆)

现在学校外面不允许摆摊,后面的这些小吃都不知搬哪去了。

小孩喜欢吃什么小吃?

小米粥最营养,不能按照孩子的意愿去吃。而是按照健康成长的方式

云南哪些地方的小吃值得一吃?

你要是问云南,贵州人,他们可能觉得出名的很多,但对于我们外地人来说,就只听说过一个过桥米线。

去哪里吃最有老北京味道的小吃?

护国寺街,始建于元朝,距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,这里向来是传统老字号小吃的主阵地。

今天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。

沿着护国寺街向西,首先进入的是宝产胡同。

皇城根儿下,青砖灰瓦。百余年前,这儿还是大臣、亲王们气派的府邸宅子,如今,却已然变成另一番模样。

那是谁家门前的小黑土狗躲在墙根乘凉,谁家的爸爸带着刚会走路的孩子遛街,又是谁家的饭香味儿飘过来挑逗我的鼻子。

在对着一处四合院按下快门的时候,一位上了岁数的老大爷看着我说,“小姑娘,快拍吧,告示都贴出来了,再过一阵儿这条胡同就要拆迁了。”

我心里咯噔一下,也许,这就是最后的胡同了。

穿过宝产胡同,过了第一个十字路口就到了德华居。门面不大,甚至有些旧旧的。

如果你进来里面,这种感觉会骤然加深。

照片经过做旧处理还有的看,不然里面的环境实在是有些陈旧。

进门左拐,沿着一节又窄又旧的楼梯到了二楼。

角落里坐着一大家子。老两口和儿子女儿。听口音,说的都是京片儿话。慕名来吃老北京小吃的。

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叫邹德胜,老爷子今年70岁了,做了30年的小吃。

邹老爷子的姥爷当年“偷”学了御膳房的手艺,于是代代相传。现在到他店里吃的,那可都是宫廷里的手艺。

邹老爷子去年还被电视台邀请,作为“北方面霸”参与录制过《食在囧途》。

二楼难得有空位,我坐过去,翻看着手里面的菜单。老北京面条、小菜、炒菜等一应俱全,价位尚可。

▲老北京打卤面

等了很久,第一个端上来的是老北京打卤面。整碗面份量不算大,但黄花、香菇、木耳、鹿角菜做的木樨卤还挺好吃的。

值得一提的是卤子里的五花肉,没有预料中一口爆汁的油腻,反而香滑软糯。

想再吃一块的时候已经找不到第二块了,好小气哦!

吃着吃着感觉蒜味不太够,又要来了两瓣,吃一口面条,咬一口生蒜,这样才对味嘛!

▲拌苤了丝

店家口语化了菜名,书面用语应当是“苤蓝“而非“苤了”。成菜之前长得有点像我们北方的青萝卜。

因为米醋和少许盐的加入,这道小凉菜艮艮的还很清爽,比较耐吃。

▲豆汁

豆汁儿有一股怪味道,说是酸臭都不为过。

入口,味觉里丝毫不见绿豆味的影子。它跟榴莲一样,有人爱到不行,有人一闻味道都能躲得老远。

豆汁静置不多会儿,就会呈现出上层清亮下层浑浊的样子来。再用勺子搅一搅,整碗汤才又开始浑浊。

第一次喝这东西,就得趁热捏着鼻子一口灌下去。待嗅觉还没回过味儿来的时候已经入胃了,挺爽的。

▲焦圈

喝豆汁儿讲究同焦圈和小咸菜一起吃。

焦圈是比较古老的吃食了。《本草纲目》中还有关于它的记载:“入少盐,牵索扭捻成环钏之形,油煎食之。”

它香脆可口,可放置十天半月都不会变质。

这一小套不贵,才4元,可以一尝。

无关其他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“老北京”。

关于我们 合作伙伴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发布菜谱